文藝生活

首頁 > 文化建設 > 文藝生活
朱震宇隨筆:我與鐵路的不解之緣
發布時間:2019-10-18 15:11:50     作者:朱震宇   瀏覽量:303   分享到:

夜深了,窗外的寒意漸漸襲來,當我起身關窗之時,竟發現皎潔的月光已經灑滿了大地,月圓最是思鄉時,細細算來,我已有年頭沒回過“家”了,不禁的有些發呆,忽然聽著耳邊傳來一聲聲鳴笛,心里突然咯噔一下,記憶中的某個深處,在秋風清揚中串起散碎的記憶,向我緩緩駛來。

我生長在鐵路邊,打我記事起,我家就在王石凹煤礦選煤樓下的鐵路邊,距鐵路直線不到十米的地方,沿著地勢而建,簡陋卻囊括著溫暖。當時,還是蒸汽機車,聽長輩講,以前坐汽車不方便,急于趕車的人就會偷偷扒上裝煤的車皮,蜷縮在煤堆上,過隧道時,火車頭排出的黑煙,不但刺鼻難聞,而且下了車就跟從井下上來似的,衣服、鼻孔都是黑的。而我小時最大的夢想就是開火車,在我心中,火車太神奇了,把大號的鐵釘放在鐵軌上,火車駛過,會把它鍛造成寶刀的模樣,就成兒時的一件寶貝。我記得很清,鄰居家有一個在鐵路上班的叔叔,很多人都說他工作好,他也經常帶回來好吃的給我們這些小孩兒分發,打那起,我認為在鐵路上班是一件特別驕傲的事情,這就更堅定了我開火車的想法,從那時我就與火車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4CD3BF42D7B8769F0D6DC53B7E3C5F04.jpg

因為家人工作的調動,我上完初中,就離開了王石凹,家鄉的火車站,我后來只有偶爾談起,未曾去看過它,但我對鐵路一直有一種很特殊的感情。陰差陽錯的是,我大學畢業后榮幸的加入了彬長鐵運分公司,成為彬長鐵運的一員,只是沒有開火車,變成了趴火車,我的崗位是列車連接員。

彬長鐵運分公司位于彬州市向西12公里的隴東黃土高原塬梁丘陵溝壑區里,依偎著涇河,接軌于西平鐵路,承擔彬長礦區5家礦井單位的煤炭外運工作。2018年,我初入鐵運,剛下車,就被這里的場景深深吸引,一條條鐵軌锃光發亮,火車發出震耳的鳴笛聲,站場上臥滿了整裝待發的列車,一切工作在緊張有序地進行著,遠處的鐵路延伸進了連綿不斷的山脈,將彬長的煤炭,源源不斷送到全國最需要的地方。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,我邊走邊看,站場內干凈整潔,打破了我對煤炭專用線煤塵飛揚、霧靄遮天的古老印象,先進的設備,優良的環境,第一次感受到工業與環境相互交融的奇特感官。

進入車站后,有一次上夜班出去推車,師傅和我閑聊,說他是車站建成后,第一批從澄合劃轉而來,當時的鐵運分公司像一個剛剛步入社會的大學生,各項工作剛起步,規章制度也不盡完善,而且大多數員工都是從礦井調入,給各項工作的開展帶來了不小的挑戰,但是正是鐵運人“說干就干、干就干好”和“特別能吃苦、特別能奉獻”的精神支撐,短短的幾年間發生了太大的變化。就拿運量來說,按照師傅的話說,這里一個季度的運量,是他們老局一年的運量,還有“彬長速度”等等這些傳說,我未有幸參與,但我想,應是很有故事的。

其實也不用聽說,單單從我眼中,鐵運分公司變化真是太大了,運量逐年攀升,僅2018年煤炭運量已達陜煤第二,關中第一。新綜合樓的投用使用、食堂、健身房、超市等等這些惠民設施的建成,讓我想到,習總書記說: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長征路,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征路。我有幸見證了九十年代的王石凹煤礦鐵路專用線的興衰,亦有幸成為鐵運分公司建設中的一顆螺絲釘。如今的鐵運分公司正值青春奮斗時,而我,對未來可期。

“嘀……”又一聲鳴笛,我才回過神來,望著即將出站的列車,我暗暗告訴自己,加油!朱震宇!加油!鐵運!(鐵運分公司  朱震宇)


編輯:徐超


11选5分析软件